数百古画全球首次亮相 浙江编纂的画册魅力好大

 发布时间: 2016-01-15 17:16 来源:浙江日报 阅读:次 分享到:
(清)王原祁《桃源春图》 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藏
清 王原祁《桃源春图》 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藏
 
浙江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李月红
 
1月14日,记者从《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委员会获悉:经海外文博机构严格的内部审查、负责人签字, 近日,波士顿艺术博物馆、弗瑞尔美术馆和大英博物馆所藏近300件唐、明、清绘画作品,正式授权《大系》出版,这是海外文博机构一次性授权提供中国古画规模最大的一次。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其中数百件古画,属全球首次拍摄、首次公开出版,这将成为《大系》系列——《战国-唐绘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中的亮点。
 
文明如河。1922年,当清代末代皇帝溥仪陆续将紫禁城收藏的千余件历代珍贵书画盗运出宫时,存续积淀千年的民族艺术文脉至此径流百出。时值国运动荡,它们各自颠沛流离,各自沉浮失所,或频频现身于拍卖场,或深藏海外无人识。
 
十年来,浙江大学和浙江省文物局启动《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程,向海内外文博机构搜集散佚全球的中国历代绘画精品,通过高精度的数字影像技术汇 集出版。从不太理解到密切合作,从被动提供资料,到主动提供古画首次公开的机会,《大系》项目用尊重赢得了海外100多家博物馆的尊敬。
 
从宋元绘画到明清画作,
《明画全集》将首次披露55件八大山人书画
 
“在对外文化交流中,这样一次性获得数百件古画的首次发布权,是前所未有的。”《大系》欧美卷副主编刘九洲告诉记者。
 
若论期待,莫过于55件八大山人书画首次集中亮相。这些作品由美国公立博物馆弗瑞尔美术馆收藏,著名华裔收藏家王方宇先生捐赠给该馆,是迄今为止全 球最为集中的八大山人书画藏品集。自2011年开始,《大系》编辑多次向该馆正式提出,要全部出版这批珍贵、新入藏的馆藏,经过多年的审慎考虑,日前该馆 决定将首次发布机会,交给浙大出版社,这些作品将收录进《明画全集》。
 
令人惊喜的是,在这家美术馆里,《大系》还有另一项重大收获。10年前,学术界发现该馆收藏有9卷国子监本《淳化阁帖》,与上海图书馆所藏1卷,合在一起,是这部法帖之祖的最早完整本。经过长达两年的协商,弗瑞尔美术馆将此部法帖的首次出版权,也交给了浙大出版社。
 
该馆中国书画部主任安明远告诉记者:“《大系》工程令中国古代书画从未如此清晰,全世界终于能清晰完整地了解中国艺术了。我们没有理由不支持它。”
 
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将有近90件明清古画,首次出版于《明画全集》《清画全集》。就在数十年前,全球艺术史界的关注焦点集中在宋元绘画,明清画作 得不到足够的出版展览机会。《元画全集》出版后,该馆部门负责人白珍、白玲安邀请金晓明、刘九洲等学者,两次前往馆内,进行学术访问。访问期间,浙大学者 用一周时间,查阅了近200件明清绘画,从中选定了沈周、朱端、唐寅、文徵明、仇英、董其昌等的多件名作,一共约90件。此后,该馆用了一年多时间将这些 绘画第一次清晰拍摄。这些以往只有学者才能去博物馆库房中查阅的杰作,将出现在《大系》中。
 
大英博物馆对《大系》继续给予了坚定的支持。在该馆,收藏有公元1900年在敦煌藏经洞发现的数百件唐代绢本绘画,此次将全部文物影像提供给《大 系》。难能可贵的是,在编辑过程中,大英博物馆还认真收集了从未出版的近300件绢画残片,以备《大系》编纂选用。编纂人员征询了美国艺术史专家和《大 系》总主编张曦的意见,他们一致认为这些残片也很重要,应该出版。此后,大英博物馆花费1年多时间,将这些未曾面世的残片,全部拍摄完成。该馆负责人向 《大系》编委会表达了敬佩,“能够以研究艺术史的精神整理出版这些残片,需要极大的魄力。”
 
这样的“首次出版”,在《大系》中还有很多。《宋画全集》中,收藏于大阪市立美术馆的宋代人物手卷《护法天王图》是首次彩色出版;《元画全集》中, 收藏于弗瑞尔美术馆的元人《山水》团扇首次公开出版,人们得以看清楚此画上有元明两代内府收藏印三方。海外博物馆的彻底支持,给《大系》带来了全新的风貌
 
“这不仅仅是对文化的尊重,更是对《大系》出版价值的认同”,相关编辑认为,此次《大系》获得支持,不仅征得了对方同意,按照《大系》要求提供最高 等级的影像;更可贵的是,一些深藏的馆藏文物,在并未为学术界熟知的情况下,首次提供给来自中国浙江大学的《大系》项目使用,这是前所未有的深度合作。
 
用尊重赢得尊敬,
一套书打开全球大部分著名博物馆的库房
 
“你们申请这些图片,做什么用?”“我们要编辑一套规模很大的画集。”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高的清晰度?”“因为现在有能力将绘画印刷得更加清晰。”
 
“我们现存图片的清晰度足够出版。”“我们迫切希望进一步提高清晰度。”
 
回首10年间,在与海外众博物馆打交道过程中,这种三段论式的交流无数次地发生。根据欧美、日本等国的惯例,《大系》向收藏机构提出申请后,等待他 们提供图片即可。但是,浙大出版社提出了全新的图片质量要求。长达10年过程中,双方为了在“图片质量”这个环节上达成一致,来往近千封电子邮件,花费了 整个海外博物馆联系工作的70%以上的时间与精力。
 
双方商谈的焦点,集中在什么样的图片清晰度,才是最为恰当的。《大系》大胆提出了一个世界级技术标准:采用8×10英寸大型技术座机拍摄。
 
而这样的要求,源于一种极致精神:中国绘画含有大量的中性灰色,这是中国画的重要特点,这种水墨画的灰色有无限的级数,而在数码成像中,次黑场至灰 色部分的色彩层次表现能力较弱。编委李介一认为,“唯有如此,才能使得被岁月不断侵蚀破坏的中国古画能以目前最高精度、最高质量、最为真实的面貌永久保 存。”
 
“然而,过去工作的10年中,恰好遇到了欧美摄影界,抛弃底片,转向数码拍摄这个大潮流,一涉及到要求使用底片,对方全部提出反对意见,觉得你是逆潮流的。”刘九洲和助理编辑钱颖坦承,这样的困难无处不在。
 
事实上,对技术细节的疑问,不仅涉及到重拍难题,更是对版权的担忧。编辑人员至今仍记得首次联系上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工作人员的时候,对方脸上写满了问号:这是哪家出版社?为什么需要馆藏全套镇馆文物?还要超高的图片质量?
 
担忧不无道理。《大系》项目的开山之作是《宋画全集》,搜集原则是穷尽全球所有博物馆的宋代画作,而要说服对方,一次性提供如此规模的镇馆藏品,给 一家从未有业务联系的出版社,无法不担心出现最糟糕局面——盗版。“2005年至2008年,是海外搜集工作最困难的3年,当时没有书印出来,我们又在索 取最高等级的大量图片,人家也不了解我们的工作,基本上是带着疑虑把版权图片交给我们。”编纂人员回忆说。
 
如何打消海外博物馆的顾虑,记者在《大系》制作室找到了答案。在这里,浙江大学出版社设置了层层缜密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并且保存了国内出版社中最 多的海外版权合同;配备了专用制作室,安装了24小时监控探头,信息要移动时必须输入密码,并要有3个人在场见证,这些设备排除了盗版的可能。
 
用尊重赢得尊敬,这是《大系》用一套书打开全球大多数著名博物馆库房的故事。一张张版权合同,就是递交给所有博物馆最有力的契约。如果你翻阅已出版 的《宋画全集》等书籍,就会发现,每一幅画作下方,都印刷有详细的版权信息:画名,尺寸,材质,画是用什么基金买的,图片所有权在哪里,现藏地在哪里,馆 藏编号是多少,与画作有关的历史信息,全部都能在这里找到——它们尊重并严格遵守了西方版权法,有的画作版权信息,翻译之后,甚至多达20多行。
 
海外博物馆道出心声,
无界合作传播中国绘画艺术
 
“我们比你们,更想看到全集出版的模样。”在《大系》出版过程中,许多海外文博机构道出这样的心声。
 
图像文化是语言无法表达的,除了最大可能地印刷清楚,别无他法。唯有基于《大系》搭建的艺术史平台,才能溯源中华民族艺术文脉的来向,以及前瞻其未来的去向,对世界艺术史产生影响。
 
明了其中的深远意义,对全球文博机构而言,《大系》的出版既是一种帮助,更是一种参与和加入。这10年来,无数次的沟通令《大系》与海外众博物馆之间的关系远不止于供求方,在更大意义上,双方已成为文化研究共同体。
 
在波士顿艺术博物馆,因需要重拍11件宋画手卷。当时还在波士顿美术馆任职的史耀华(现任职大都会博物馆),亲自跟随摄影部拍画,整整两天,眼睛就 这样被闪光灯闪了不下数百次。等他出了摄影室时,眼前全是黑乎乎的,晚上也吃不下饭。而正是这样的高强度工作,才一次性解决了《宋画全集》中波士顿美术馆 藏画的三分之二页码数量。
 
在大都会博物馆,有一件著名的作品董元《溪岸图》,此画曾在1999年的学术研讨会上,引发千人关注,可是在任何书籍中,都没有将此画印清楚。《大 系》提出需要此画高质量图片时,博物馆毫无保留地提供了此图的8×10英寸底片。当《宋画全集》问世时,《溪岸图》的各种细节,第一次清晰地呈现在世人眼 前。
 
在日本,学者们主动参与《大系》编纂目录、审校和拍摄全部环节。在大阪市立美术馆,针对《大系》提出的原始目录,工作人员本着对学术负责的态度认真 研究;在《元画全集》日本卷中,收录有东京国立博物馆和京都国立博物馆两家25件藏品,全部由日本学者编写学术说明;在拍摄过程中,部分博物馆还抽调人手 全程协助,对文物影像象征性收费或完全不收费。
 
日本泉屋博古馆负责人曾动情地对《大系》编委、浙大中国古代书画研究中心副主任金晓明说:“《大系》体现中国经济发展和文化发展的实力,能在世界范围内做这样一件事情,非常羡慕,也愿意支持你们。”
 
20世纪以来,在以西方艺术为中心的世界文明舞台上,出现了如高居翰、方闻等艺术史大家,引无数后来人传承前辈衣钵。今天,我们应当再次郑重提及这 群后来人并致以敬意: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中国艺术主任何慕文、中国书画部主任史耀华,弗瑞尔美术馆中国书画部主任安明远,京都国立博物馆学艺研究部部 长西上实,东京大学教授板仓圣哲等多达上百位学者,他们坚定地与《大系》并肩,实践着10年前浙江人向国家许下的庄严承诺。

文章评论


  • 搜狐新闻客户端
  • 新浪微博
申请报道

艺术邦产品

编辑推荐

投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申请报道 
Copyright 2002-2014 ARTbang. 艺术邦ARTbang 版权所有